在一半人用不上电的非洲,格力海尔靠黑科技卖空调

非洲,全球空调市场最后一块处女地。

2018年,全球卖出1.1亿台空调,非洲只占到其中300万台。

中国只比非洲多了1亿人,同一年卖出的空调数量,几乎是非洲的30倍。

基数越小,潜能越大。

为了充分开拓非洲市场,把握需求爆发历史机遇,中国空调企业和韩国LG已在非洲耐心布局多年。

不久前,日本著名空调企业大金,也高调宣布将开拓非洲市场。

火热的非洲大陆,将成为中日韩空调企业的新战场。

中国空调非洲制造

为什么13亿非洲人一年只买了300万台空调?收入太低,只是部分原因,却不是最重要的。

非洲人确实算不上富裕。

南非、摩洛哥和尼日利亚,目前是非洲最重要的三大空调市场。

这三个国家,人均月收入分别为477美元、258美元和146美元。

换言之,就连尼日利亚的人均月收入也超过了1000元人民币,绝对算不上穷,可注定会对价格非常敏感。

在尼日利亚的电商平台上,一台1.5P的LG空调,售价折合人民币3300元。

同样规格的海信空调,只需要2200元,不仅便宜了三分之一,还提供免费安装和五年质保。

中国空调品牌能做到超低价,主要是因为早就实现了本地制造。

早在2005年,新科就远赴尼日利亚设厂,建设了年产50万台空调的产能;

2006年,海信也在埃及设厂生产空调,同时收购了南非的一家工厂;

2010年,美的收购了埃及一家空调企业32.5%的股份,成为其第二大股东;

2016年,海尔全球8个海外空调生产基地中,有3个设在非洲,分别在阿尔及利亚、突尼斯和尼日利亚……

本土生产、价廉物美的中国品牌空调,占领了北非和东非的大部分市场,格力、美的、海尔、海信、志高等中国品牌都颇受欢迎。

在尼日利亚,买上一台格力空调,你就是全村人眼里最靓的仔。

哪怕用不起一整台空调,还可以跟隔壁房间拼着用……

非洲人喜欢空调,一些人其实也买得起空调。

如果将整个非洲视作一个经济体,非洲人均GDP已经接近2000美元。而在中国空调市场刚刚进入高速发展期的2000年,当时中国人均GDP甚至还不到1000美元。

供电基础设施抑制消费需求

毕博咨询公司数据显示,非洲有1.5亿人每天消费在4美元以上,这样的收入水平和人口规模,为什么只卖了300万台空调?

真正的答案,藏在这张卫星图里——非洲缺电,非常非常缺电。

整个非洲,南非的电力基础设施最完善,一个国家的发电量,几乎就占到非洲的一半。

除了埃及、阿尔及利亚等北非国家,其余非洲国家或多或少都存在电力供应问题。

尼日利亚、埃塞俄比亚、肯尼亚都是非洲大国,人均用电量却不到中国的十分之一。

而在马里等落后国家,一个普通家庭一整年的用电量,甚至比发达国家家庭一天烧水用的电量还少。

在撒哈拉以南,有近6亿非洲人完全没有电力供应,所以从夜间拍摄的卫星图上看,整个地区都生活在一片黑暗之中。

在加纳,通常每2个小时就会停一次电。而在尼日利亚,平均每天只有3-6个小时的有效供电时间。

为了保证电力供应,非洲的公司企业和富裕家庭都会常备发电机。

可是发电机的供电成本是公共电网的3至6倍,而且只能带动电灯、电脑等低功率电器运行。

尼日利亚一些海归精英经常吐槽,花了比正常电费贵几倍的费用,却在酷暑中享受不到空调,这简直是一种酷刑。

为此,海尔于2018年在尼日利亚推出了一款发电机专用空调。

这款空调可以跟任何型号的发电机相连,只要发电机运转,空调就能正常启动快速制冷,普通空调根本做不到这一点。

这款空调很快成了爆款,尼日利亚消费者还为它取了个名字,叫做“发电机之友”。

格力则于去年在尼日利亚推出一款商用空调,甚至不用发电机就能用。

这款空调,正是应用了格力压箱底技术的光伏空调,可以在使用空调的同时光伏发电,并保证优先使用光伏电。

格力这款空调的光伏直驱效率高达98.9%,几乎可以做到全年“零电费”,对电力短缺但太阳能资源丰富的非洲国家来说,就如同量身定做一般。

非洲人不是没有消费力,也不是没有消费冲动,而是被落后的基础设施抑制了消费。

传音成功要感谢基建狂魔

一旦基础设施提升,就会带来市场爆发,熟悉非洲的中国企业对此并不陌生。

2009年,日本NHK电视台播出纪录片《中国力量》,讲述了中兴通信进军埃塞尔比亚的故事。

2007年,中兴拿下埃塞尔比亚电信网络建设的1、2期工程,当时该国的电信设施非常落后,手机一到农村就会变砖。

中兴当时承诺,在半年内建好600个基站,让埃塞尔比亚全国90%的地区实现移动信号覆盖。

建设过程中,中兴遇到许多困难。

比如因为港口通关和非洲物流企业疏忽,基站最关键的电源线等器材未能及时运抵南部山区。

为此,中兴不惜亏本,将来不及运抵的器材用飞机空运到位。

因为只要如期履约,就能为今后至少10年的市场发展铺平道路,这是个着眼未来的决断。

最终,器材按时抵达,中兴还往埃塞尔比亚派驻了上千名员工。

在埃塞尔比亚最偏远的山区,村里伫立起了基站铁塔,开通信号的日子,村民们在基站边拿着手机载歌载舞。

有村民感慨,“这是咱们村的文艺复兴,大伙儿别提有多高兴了。”

短短6年,埃塞俄比亚手机用户就从不到50万跃升到2000多万,手机普及率一下就到了25%。

2013年底,中兴和华为又共同签下了埃塞俄比亚全国电信网络建设的3期工程。

移动通信网络完善之后,受益的还是中国企业,比如传音手机。

据IDC统计数据,2018年,传音在非洲市场的占有率达到48.71%,排名第一;2019年,占有率进一步提升到了52.5%。

如今,传音不只在非洲卖手机,还开始卖软件。

比如TECNO Boom系列手机预装的音乐播放器BoomPlayer,截至2019年底,总用户数已达6500万,月活用户数3000万,已经成为非洲市场数一数二的音乐播放器。

去年,传音投资的传易金服,又在尼日利亚、加纳等国打造了移动支付平台PalmPay,提供包括电子支付、转账汇款、手机话费及流量充值、水电煤及有线电视缴费等服务,用户在PalmPay上充值话费还有10%的折扣。

这是非常魔幻的跨越式发展,非洲的银行渗透率很低,但超过70%的手机普及率,却让移动支付跑到了传统金融的前面。

目前,非洲正在建设总投资额超过3000亿美元的数百个电力项目,而中国承包商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。

一旦电力基础设施完善,像尼日利亚这样人口超过2亿的大国,空调市场必将释放出巨大的需求,而提前布局的中国品牌也终将迎来收获的那天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