丰岭资本金斌:一种盈利模式流行本身,会充当自己的掘墓人

一种盈利模式本身的流行,会充当他自己的掘墓人。”

“伟大的公司都不是依靠政府规划出来的,历史上看,跟风炒作的投资者,往往容易成为吃流水席的买单者。”

“如果出现‘压低的估值+意料之外的货币放松’,牛市的概率就相当大了。”

以上都是丰岭资本董事长金斌的所思、所见。

从业17年,金斌研究过大宗商品、家电、电力、煤炭、旅游、食品饮料、金融……港股、A股,也都做过。

“聪明投资者”翻遍金斌所有真实可信的发表文章、采访和演讲实录,从中摘录出他最经典的34句话,其中既有他对自己投资方法和理念的总结,也有他的一些所见所感,分享给大家。

不要玩大数定理不起作用的游戏

1,在投资这个行业,最不缺少的就是机会;但如果不小心翻了船,后面再多的机会也和你没啥关系了。

2,举个例子来说:如果玩抛硬币游戏,正面赢100元,反面输80元,这个我愿意玩:第一是从概率上看能占便宜;第二是这个游戏我可以玩很多次,只要次数足够多,最后几乎肯定是赚钱的。

但如果正面赢1000万,反面赔800万,单次看概率是一样的,但我却不大愿意玩了:虽然大概率仍是赚钱的,但我的钱玩不了几次,大数定理起不来大作用,还是有较大的可能会玩完的。

3,大多数时候,不投资某个股票并非不看好,很有可能是因为我们的知识面不够,没有看明白这个机会。我们没有买的股票,很有可能会涨很多的,做投资的第一课就是要学会接受这种现实。

4,当年我还在银华基金时,周围的同事几乎大部分都重仓某股票,唯独我管理的基金没有,我一直没有反思过这件事。

因为即使到了今天,我依然无法想象这种模式会取得成功(注:2016年该股危机还未爆发),就算我当时是买入了,中间有任何风吹草动,我也会跑得比兔子还快,仍然赚不到后面的这个钱。股票市场的机会实在是太多了,有些是我们的菜,有些注定不是。

5,如果你想赶上每一波大涨,一定会赶上每一波下跌。

6,美国一个叫弗里德森的财经记者总结了美国20世纪10个最大的牛市,期望从中找出一些规律,并写成了一本书《似火牛年——华尔街股票历史上的非凡时刻》(it was a very good year)。

7,结果发现,经济好的时候有牛市,经济不好的时候也可能会有牛市。虽然牛市的原因各种各样,但总的说来,如果出现“压低的估值+意料之外的货币放松”,牛市的概率就相当大了。

投资要保持一定的灵活性

8,A股有一定的特殊性,成交量很大,反复很多。在这个市场上如果纯粹做价值投资很难赚到足够的收益,所以我们在A股市场投资要保持一定的灵活性。

9,在投资策略上,我们对成长股或者价值股并没有特别的偏好,我们更注重性价比。

10,我们的核心观点是,当我买入一家公司的股票挣了钱,不是因为它增长快或者慢,而是因为市场的预期和真实表现会有一个差距。

11,我们什么股票都有可能买,关键看预期差大不大。更进一步,你对这个预期差有多大的信心?信心足就值得重仓,信心小就只能试探性的买一点。

12,我们把股票分成两部分。第一部分,按照DCF(现金流折现)的估值把股票放在全球市场上去比较,看是不是有价值的股票。

13,如果一只股票同时在A股市场和全球市场都很吸引力,这就是最好的投资标的,而且这种标的我们会长期持有。

14,如果有的股票把海外的定价标准拿到A股来看,并不是非常适合投资,但同时跟A股市场的其他同类型公司相比会显得很便宜,这个时候我们也会去参与一部分,主要是交易型投资。

15,我们也并不是不买热点,只是我们会去看与同行业的差距。当我们觉得热点已经被“炒”得过头了,我们就会去找热点以外的股票。

16,股票是一个预期的游戏,大家都看得见的利好,并不能带动股价上涨。

17,几乎每一轮政府的规划,都会引发A股市场的轮番炒作。

但伟大的公司都不是依靠政府规划出来的,历史上看,跟风炒作的投资者,往往容易成为吃流水席的买单者。市场热捧的股票,也意味着承担着太多的期望。

很多传统行业还有投资价值

18,沃顿商学院教授杰里米?西格尔《投资者的未来》中,统计了美国股市50多年的历史,发现新兴的产业和公司不仅不能为投资者提供丰厚的回报,而且投资收益往往还不如那些几十年前就已经建立的老企业。

19,一个简单的原因是:出于对创新的热情,投资者为参与其中支付了过高的价格。

20,增长被如此狂热的追求,诱使投资者购买定价过高的股票,而股票背后的产业瞬息万变且面临过度竞争。这些产业中少数的大赢家无法补偿数量众多的失败者。

21,并不是创造的过程中不能获取收益,事实上,许多人通过创新变得极其富有。但这些收益并没有流向单个投资者,而是流向了创新者和建立者,这其中包括为项目提供大笔资金的风险投资家。

22,在过去50年标普500表现最好的公司排名第一的是一家叫菲利浦的公司,卖香烟的公司,万宝路就是它们家的。

23,但是后来大家不看好这个行业,将股票卖掉了,卖的很便宜,虽然整个行业是下降的,但是有一些公司是上升的,而且竞争对手越来越少,议价能力越来越强,盈利能力好很多,结果这样的公司反而业绩是上涨的。

成长的三个陷阱

24,真正的价值投资者,并非不关心成长,而是对增长的质量有更严格的要求,这样才能避开形形色色“伪成长”陷阱。

25,成长的第一个陷阱,就是投资者容易为潜在的成长付出了过高的代价。

26,如果正碰上牛市热潮期间,许多看起来比较好的公司,即使未来3-5年业绩能够快速成长10倍甚至更多,估值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吸引力。

我们在赛马场买马,除了要研究哪匹马跑得会更快之外,还要研究下赔率。

27,成长的第二个陷阱,就是价值毁灭型公司。一个有增长的公司,首先要看看投入资本回报率(ROIC)高不高;或者即使现在ROIC不高,也要能看到未来有高ROIC的潜力。

28,如果一家公司的ROIC和其融资成本(WACC)差不多,甚至比WACC更低一些,未来也看不到显著改善的迹象,这样的公司,就是价值毁灭型的公司。

这类公司业务增长带来的收益,基本都用来支付融资成本,并不能给现有的股东带来超额回报。

虽然公司的市值可能会变得更大,但是分蛋糕的人会变得更多,原有的股东,只能分到越来越小的蛋糕。

29,成长的第三个陷阱,就是看不到现金回报的增长。现金流是一家企业的血液。

30,有的公司,短期订单增长很好,业务看起来很有发展前景,投入资本回报率(ROIC)似乎也不错,但经营现金流一直很差。

这类公司如果在某一个细分市场还有较高的行业地位,迷惑性更大。由于种种原因,如果这种公司突然融到一大笔现金,很可能会看到其随后的订单、收入以及利润,会有一个快速增长的过程。

 

但这种增长如果伴随着应收账款的同步增加,经营现金流的持续变差,必然的结果,就是等融资的钱用完了,业绩就会打回原形。

 

股票价格,很可能就是过山车。

31,很多人说,传统行业看现金流有道理,新兴行业不用看现金流,这其实是一个误解。

亚马逊的经营现金流其实比大多数传统行业的公司还要健康得多。如果不只看PE,而是看P/经营现金流,亚马逊的估值大部分时候都比较便宜。

32,一种盈利模式本身的流行,会充当他自己的掘墓人。

33,从公募基金出来(做私募)的人需要克服两点,如果克服了,就很好,克服不了就会很麻烦。

第一,从公募基金出来的人不喜欢做择时。以前在公募基金会有最低仓位限制,最高的时候仓位可以到90%以上,低的时候也有70%,但是在私募不一样,70%已经是很高的仓位了。

所以,这需要基金经理能够有一个很好的转换,会做择时,尤其在行情不好或者关键的时候。

第二,在公募的时候会有许多路演,好的和坏的都有。而私募则需要基金经理主动去找别人交流,去获得资源。这也需要有一个转变。

34,券商出来(做私募)的人又不一样,自主研究的能力和深度平均下来比基金要强,尽管研究的广度并不如基金。

本文主要内容引自 公众号 聪明投资者

发表评论